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孤独是释然的前奏

Last updated on 2019年8月15日


远去的树阴里,挤满了黑夜玩闹的烟雾一例是茫茫的,乍看像一堆白雪;但列车的行径便在白雪里也辨得出。车站旁隐隐约约的是一纸飘絮,只有些大意罢了。月台上也漏着一两点星灯光,没精打采的,是倾美者的花。这时候最热闹的,要数车上的絮语与台上的泣声;但热闹是他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

每枝花的丰姿上都沾着雪水,湿透了的空气中弥漫着雪中都市特有的味道,感觉很倾人。远山之间的距离,变得难以置信的遥远;树缝经过的时间,变得难以置信的漫长;窗外前所未见的世界,和那缓缓消逝的热闹,加上疲惫不堪的身体,更增添了我心中的不安

以上这两段文字其实是模仿朱老先生的「荷塘月色」和新海诚导演的「秒速五厘米」里的文字节奏,没什么目的,就是喜欢这两人对于孤独那共同的感受

前者是中学课本上的文章,名声是比较大的;后者是自己喜欢的一部动画,非常小众,小众到即使后来他的导演做出了一个「你的名字」,依然冷落无人知


实际上自己已经不知道是何时遇见「秒速五厘米」的了。只是大概地记得,应当是在一个阴郁芬芳的夜晚,读到朱老先生的「荷塘月色」的文字,随手检索了孤独二字,便是被一题吸引,又是遇见这名篇了

第一次的观影体验实际说不上多好。诚然它的画面内嵌着樱花般柔软而芬芳的味道,对话的台词也是充满着文艺的气息,颇有些随手拈来的散文味道

只是对于当时那个躁动不安的自己来说,要静下心来品味一部作品实在是难如登天,更别提接下来的演出,仅仅只是明理和贵树两人在对话而已了。似乎可以想出那文字携带的情感有多匮乏,仅仅只是说着自己的生活与日常,小到连是否剪发也要细细写下,最后却只是挂上点点微笑。终是随着那简单的伴奏,慢慢地入睡了

阅完是在某个等待公交车的夜晚。那是自己人生中乘得最晚的一辆公交车,无聊时才想起来这部沉睡在手机里的视频,于是抱着打发时间的心态看了起来。看到明理与贵树小时候的经历,想着“谁都会有的吧”并不是如何在意;知晓明理与贵树分开的时候更不以为然了,觉得距离不过是数字而已更不在乎;等到明白贵树是在去找明理时,思绪一下子断掉了,只能听到散落在玉盘里银珠的回响

不知为何低头看向了鞋子,才发现不知何时鞋子已经湿透了。于是能够感受到袜子沉甸甸的,难受的、沉闷的气息逐渐浮上心头,喧嚣着、叫闹着心底的大海,慢慢飘起风与雨,是谁在那里奔跑着说“快离开这里”的呢?等到不知为何感受到浮躁时,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,关掉了视频。正巧的是不过多久最后的公交车来了,又因为已经是临近夜晚了,车上自然是没有什么人的,便轻松地找到了座位靠了下去

又点开视频,不知那个少年为何还在焦急,还在低诉,还在说着他的心情。于是学着他的样子向车窗外看去:却,是人影在远去,是声音在消失,是已经不知道他们比肩在谈些什么;又,是想要喧闹,是想要聆听,是想要明白他们在谈些什么;再,是灯光在接近,是乘客在离开,是已经忘记自己是要去向何方的;终,是浮躁跃上心头

等到所赴的聚会结束时,一个人偷偷地跑到了阳台上,靠着墙壁看完了樱花抄。那个青涩的少年压着浮躁的内心,终是来到了心爱的女孩面前。他们有谈些什么吗?不过是一些小事情而已,就像此刻之前他们写过的那么多信一般。等到离开视频,视线投向远方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这座城市原来是这么得寂静

浮躁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想要哭出来的苦楚

是什么呢?是孤独吧

后来的自己是如此想着的

孤独的人就是这样的生物。只要一条问候就可以微笑到昨日,只要一次微笑就可以欣悦到明天。他们是个穷孩子,他们无法把幸福当作理所当然,无法拿出那些友情亲情爱情的财富;但是如果他给你,他就会把一切都给你;但是如果他给你,他就不会再给任何人

明理与贵树就是这样的两个穷孩子。所以贵树没办法再爱上澄田,即使她无论昨天、今天、明天都是爱着贵树的;所以明理能够在那个小站里等到永恒,即使他们最后只是说了几句不着边的话

樱花落下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,尽管很短,可如果这个速度持续了13年,就是20498.4公里,正好是南极到北极的距离。两颗曾经相溶的心,经过了13年的时间,彼此达到了地球上最远的距离

我能给你的很少,可是它永不会消逝

所以即使澄田与贵树交流了多少次,他们彼此的心也不会相溶,哪怕是那五厘米;所以贵树会说:不在这里

只是这里是没有结束的,等到终章时,本篇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结束

昔日的诺言总是会随着时间慢慢飘散,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庭,有了自己的生活,他们明天要去应酬,后日要去聚会,再也没有谁会给彼此写信。他们有了很多东西,他们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穷孩子了,他们有很多东西要守护,所以他们不得不从孤独里逃脱出来

最终他们还是相遇了。只是踏过火车轨道,彼此站在远方的一侧,转身回望时却传来火车的鸣笛。于是芬芳着樱花飘散,列车离去时彼岸却不见了依人,少年却是放松了一切,离开也再没回头


很多年前我对新海诚的这种做法很是不解:结局已经不重要了,为什么还不能让两人遇面呢?

直到某天在网上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故事:去采访深山里的一些事物。因为他一直住在山上,与他沟通显得有些吃力。等到他送我们下山时,他却是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,很急切地对我说,我上次空手抓住了一条毒蛇呢!眉目之中都是兴奋

大概这就是孤独吧

人们之所以会孤独,并不是因为情感云云,也不是因为生理云云,而是单纯的,人们有想要触碰到的事物。并非只是热闹,孤独的反义词绝不是热闹。秒速五厘米中的贵树只是想要与明理在一起而已,他并不想要与哪些团体沟通,他只是那样一个、爱情中的少年而已、

人总是有着渴望的事物,不想失去,想要就这样紧紧地抓在手中。只是总有外力会掰开人的手指,让那些事物一粒一粒地如沙般露出来。然后人才会孤独,才会悲伤,失去了所渴望的事物的人,本就不期望着一切了,便躲在了世界的角落里

那么孤独的对立面是什么呢?我想大概只能是释然了吧

我们无法改变某些东西,我们也不想失去那些事物,所以我们只有慢慢成长,慢慢地点亮节奏的音符,等到我们长大了,我们才会发现以往的那些争吵不过是些小事情,那些渴望的事物会被另一种事物替代:我们总是希望她能更好地生活的

一个没有停留,一个没有追逐,两个人就这样越走越远,在与孤独背离、经过释然的道路上,敲响人生的余音

偶尔夜晚,再度打开秒速五厘米;漫步窗前,望着这座灯火阑珊的城市,想要倾诉什么却不知道要向谁说了,想要去往哪里却不知道要和谁伴了,想要写下此刻却不道要同谁共赏明月了。想来自己也是释然了

Be First to 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